偏執男主白月光我不當了 第11章 考試了

小說:偏執男主白月光我不當了 作者:趙史覺 更新時間:2020-06-15 08:06:35 源網站:網絡小說
  11

  楚秋秋在臺上磕巴了整整五分鐘,才把那個選段念完,臉都綠了。

  英語老師慈愛地表示,雖然念得不好,但可以看出這個活動是完全空開透明的!不然怎么會讓抽簽的人抽中自己呢!

  楚秋秋強忍著尷尬附和老師。

  臺下,付明萱和她的小姐妹們已經憋笑憋得快不行了——平時楚秋秋那么愛出風頭,這一次卻在全年級面前丟人現眼!

  楚秋秋直到活動結束都不明白,怎么她自己準備好的寫著楚殷名字的小紙條會突然變成自己的名字?而且就算抽中了自己,她明明也可以隨機應變,假裝自己抽的是空白紙條??!

  下去后,幾個國際班的姐妹紛紛湊上來安慰她。

  “已經很好了,秋秋!發音超地道的?!?br/>
  “沒事,秋秋,大家都知道你英語很棒的?!?br/>
  “馬上期中考試,你再用成績證明自己就好了~”

  在她們的安慰下,楚秋秋的心里又舒服了——是啊,馬上就要考試了。

  他們都是文科部的,期中考試就要同臺競技。自己那個鄉巴佬姐姐,就算能躲得過這次,也躲不過考試。到時候成績一出,高下立見!

  到時候爸爸、媽媽、哥哥、秋澤哥,還有全校的人,都會知道他們楚家誰才是更優秀的那個女兒。

  楚殷這幾天學習更拼了。

  她對期中考試也非常期待,因為——

  「?!l布第一個大型學習任務~。在期中考試中取得年級第一,難度系數四顆星,完成后可獲得改單句權限?!?br/>
  ——句子??!

  之前的劇本都是一個字一個詞地改,雖然在她的藝術再造之下都取得了不錯的效果,但權限太低終歸是束手束腳。

  但這次她可以改掉一整句話!

  「宿主,你興奮了~」

  能不興奮嗎?

  作為一個上輩子喪失自主權的人,天知道這種手握掌控權的感覺對她來說有多甜美。

  于是,接下來的一周,楚殷簡直學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。

  已經背熟的文綜三科筆記又來來回回復習了兩遍,手上現有的卷子全都做過改正過,重刷了一遍大學英語六級單詞,就連作文素材都積累了十幾頁。

  臨近考試,5班沒有人不重視,就連宋兆霖上課都不敢睡覺了,生怕錯過考點。

  他們班作為精英班,本來就特別看重成績。每次考試之后,各科成績的公布都是頭等大事,全班誰考了最高分、是不是全年級最高分,分差有多少,大家都特別關注。

  越來越緊張的備考氣氛之中,把楚殷拉出來調侃成了他們的日常調劑。

  付明萱是他們班班花,又是白富美,她帶頭排擠楚殷,在班上就潛移默化地形成了這種氛圍。除了宋兆霖人好,會和楚殷聊天,別人誰都不搭理楚殷。

  幾個喜歡付明萱的男生圍在她旁邊說笑:“今天‘學霸’又學一天了,廁所都沒上?!?br/>
  邊上邢蘭說:“估計習慣了吧,農村的學校是不是都沒廁所???”

  “噗哈哈哈有可能!”

  正是課間,班里鬧哄哄的,可這些絲毫沒有影響楚殷下筆的速度。

  付明萱回頭看了她一眼,嗤笑:“再努力也沒用,就她以前那破成績?!?br/>
  “說不定也沒多努力,就是做做樣子。真埋頭學習的人哪會勾搭男人,你們忘了她故意引起縝哥注意,又和秋澤學長搭話的事了嗎?”

  女生們紛紛露出了膈應的表情。

  男生們頭一次聽說,都很震驚。

  “臥槽,還有這事?”

  “就她那樣……要我是陸縝或者顧秋澤,我得惡心死?!?br/>
  “唉,真希望楚殷的分別算我們班成績,拉低平均分啊,還怎么贏1班……”

  班里人的閑碎語楚殷連聽都沒聽,她每天都會超額完成自己定的學習計劃,復習得非常扎實。

  而且因為她整天呆在教室里,放學立刻就走,也好一陣沒有遇上陸縝。

  臨考試前一天,學校貼出了考場座位表。

  座位順序是按照上學期期末的成績排的,付明萱、邢蘭還有楚秋秋他們都在第一考場。楚殷沒有成績,所以在最后一個考場。

  她掃了一眼,在這個考場里看到了陸縝的名字。

  位置在,自己座位的后邊。

  楚殷:“……”

  宋兆霖在邊上說:“殷姐,你這個位置,天選?!?br/>
  楚殷面無表情:天踏馬的選。

  不過她轉念一想,陸縝向來不參加年級考試,所以才會和她一樣沒有成績,被分在最后一個考場。

  上輩子高中時,楚殷一直以為他是個不學習的壞學生,后來才知道他其實一直接受的是家里安排的精英教育。推薦閱讀sm..s..

  ……只要狗男人不來影響她考試,一切好說。

  晚上,陸縝他們出來吃飯。

  大少爺請客,宋兆霖譚科他們都不客氣,點了一大桌。

  等上菜的過程中,宋兆霖問陸縝:“對了縝哥,你明天去考試嗎?”

  譚科笑一聲:“縝哥什么時候去過?!?br/>
  宋兆霖點點頭:“也是?!?br/>
  陸縝神色散漫,修長的手指轉著杯子:“問這做什么?”

  菜上齊了,宋兆霖一邊吃一邊含混說:“我同桌座位在你前邊來著,我想著你不是挺討厭她的嘛,萬一去了怕你生氣?!?br/>
  陸縝的手指忽然頓住。

  譚科還不知道這號人,瞪著眼:“誰???”

  “楚殷,”宋兆霖說,“楚家接回來那個女兒?!?br/>
  都是豪門圈子里的,譚科當然知道這事。前一陣那姑娘還因為成績單在論壇火了一把,譚科圍觀來著。

  不過除此之外,這個楚家的千金身上還真沒什么吸引人的地方,又不優秀,又不漂亮。譚科和他聊了兩句,就換了話題。

  陸縝微微垂著眼,深色的瞳孔看著杯沿,神色看不出是什么意味。

  許久之后,他忽然開口:“我討厭她?”

  宋兆霖和譚科沒跟上:“???”

  陸縝扔了杯子,低笑一聲。

  恰恰相反好嗎。

  -

  第二天考試,早上楚秋秋在車上看了一路的書。5班的教室也很安靜,就連宋兆霖都在抓緊記知識點。

  到了這時候,楚殷反而放松了。

  臨近八點,教室里的人陸陸續續地去往自己的考場。楚殷走進倒數第一的考場時,有幾個女生先是期待地伸長了脖子,然后又失望地垂了回去。

  楚殷掃了眼,陸縝沒來,很好√

  她的前后位都是空的,只有左右兩邊坐著兩個女生。薈文因為有錢,連這種校內期中考都放了信號屏蔽儀,而且嚴查手機。她兩邊的女生考試時無聊得都快哭了,靠在卷子上畫畫打發時間。

  楚殷并沒有受影響,上午這場語文她答得很穩。

  到了下午的數學考試,教室里的女生已經不期待了,無聊地趴在桌上等著發卷子。

  老師抱著密封卷子進來的時候,后門忽然被人打開。

  教室里隨即開始騷動。

  沒過幾秒,楚殷感覺到身后卷過一陣氣流,攜著一股清冽好聞的味道。

  身體記憶立刻提醒她,這是陸縝的氣息。

  兩邊的女生立刻坐了起來,調整姿勢,整理頭發,滿臉興奮。

  少年身量高,坐下來之后,長腿幾乎無處安放。他看著自己前桌的背影,察覺到她有一絲僵硬和不安。

  因為距離近,陸縝能看到她扎高了馬尾后露出來瓷白的后頸。細碎的發絲落在頸邊,看起來很柔軟。

  陸縝忍不住靠近了些:“傳卷子啊,同學?!?br/>
  楚殷在心里噼里啪啦地罵他,表面上卻也只好規規矩矩地傳卷子。

  她一轉身,陸縝的視線就落在她臉上。

  少女的眼睫垂下來,鴉羽似的一排,皮膚薄軟,能看清眼皮上淡青色的血管。

  楚殷很快轉回了身。

  ……狗男人看個屁看!

  到點,考試正式開始。

  楚殷閉了閉眼,然后投入到數學題當中。文科生的數學是最能拉開分差的一科,她要求自己數學必須考出最好成績。

  刷完前十二道選擇之后,楚殷一臉想殺人的表情深吸了口氣,敲系統:“加載當前劇本?!?br/>
  ……陸縝這個狗還!在!看!

  再看頭給你打掉??!

  果然男主之力就是克她的金手指的,為了阻止她拿到更高權限??!

  陸縝雖然聽不見她的心聲,但能感受到她身上隱約的煩躁。

  ……小書呆子也會煩躁?

  因為做不出來題嗎。

  她好像學習很差。

  而楚殷正在瀏覽劇本:

  ……陸縝并不做卷子,他單手撐著臉頰,在考場里坐了兩個小時。

  她幽幽道:“可以讓男主失明嗎?!?br/>
  學習姬:「?」

  楚殷蠢蠢欲動:“把‘坐’改成‘瞎’?!?br/>
  學習姬:「[微笑]人身傷害不可以的哦宿主?!?br/>
  但幾秒后,楚殷還是把那個字劃了。

  她把“坐”改成了“睡”。

  ……讓你再看!看?。?!

  幾分鐘后,身后那道熟悉的視線消失了。

  少年手臂搭著桌子,閉著眼睛,眼角的淚痣安穩地藏在眼睫中,側臉精致。全教室的女生都在為他心猿意馬。

  而楚殷,終于酣暢淋漓、順暢無比地做完了試卷。檢查過后一看時間,還有十分鐘收卷。

  陸縝還沒醒。

  于是她面帶笑容,提前交卷,瀟灑離場。

  ——再你媽的見!read3;
创利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