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執男主白月光我不當了 第1章 金手指了

小說:偏執男主白月光我不當了 作者:趙史覺 更新時間:2020-06-15 08:06:35 源網站:網絡小說
  1

  剛剛結束了一場激烈交戰。

  今天男人格外兇,楚殷精疲力盡,窩在混亂的被子里,痛苦地緊閉著眼。男人從身后摟緊她,試圖讓她靠在自己懷里。

  楚殷昏昏沉沉,意識模糊,卻本能地掙動了一下。

  男人的手僵了僵,隨后聲音譏諷:“怎么——顧秋澤回國,忍不了我了?”

  “陸縝,你胡說什么……”

  陸縝呼吸還灼熱著,聲音卻冰冷:“你哥哥還在想方設法找顧秋澤救你,嗯?楚殷,你知道我生氣的后果?!?br/>
  后果……楚殷想,被惡魔纏住的后果——楚家破產,一夜間一無所有,楚家真千金被他囚禁在身邊,如物品一樣被主宰掌控。就像此刻,失去自由,被迫承受他吞噬一切的占有欲。

  男人偏還要貼到她的耳邊殘忍道:“連你的假妹妹都如愿嫁了豪門,楚殷……只有你,不得不困在我身邊,到死、都是我的?!?br/>
  楚殷想:不。被陸縝弄死,或者她弄死陸縝,這樣就好了。

  大腦的失重感越來越強烈,她聽見自己嘶啞著說:“陸縝,你小心先死我手里……”

  陸縝卻笑了,俯身在她耳邊說了句什么。

  楚殷沒能聽清。因為那一刻,失重感驟然加重,意識忽地抽離,有一股力量拖走了她精疲力盡的靈魂,帶來一種輕快的解脫感。

  意識的最后,那道慣于冰冷譏諷的聲音終于撕裂,竟然透出一絲絕望驚惶。

  “楚殷、楚殷!——”

  ……

  她像是陷入一場漫長的夢。

  夢里,楚殷看見自己糟糕的人生變成了一頁頁紙,在空中翻著。

  「你的世界其實是一本書,陸縝是書中病態偏執的男主。而你,是被他一見鐘情、求而不得、黑化囚禁在身邊的短命白月光。在白月光死后,男主對你日思夜想快成魔,甚至不惜尋找替身?!?br/>
  楚殷迷茫地想:誰的聲音……?

  很快,書翻到底,卻忽然開始了回翻——紙張嘩啦嘩啦響動,最后停在了扉頁:楚殷17歲那年被楚家找到,盡管家里已經有了養女楚秋秋,楚家還是把她從鄉下接回了豪門,幫她轉入萃文私立中學。在這里,她遇見了陸縝……

  即使是在夢里,楚殷都忍不住想撕書——她再也不想遇見陸縝那個狗男人了??!

  「那么,如果重來一次,筆給你,劇本你來改會怎樣?」那道聲音再次響起。

  「知識改變命運,學習可破一切,去試試吧!——」

  楚殷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了一把,那話音一落,她就醒了過來。

  “明天就開學了,小殷去國際班真的沒問題嗎?”一道優雅的婦人聲音傳入耳朵。

  接著是一道熟悉的甜美聲音:“姐姐畢竟剛從那種地方回來,受教育程度有限,趕不上我們班水平是正常的。媽媽別擔心,我一定會盡力幫她的!”

  楚殷循聲看去,看見了高中生模樣的楚秋秋。她5歲那年走丟,兩年后楚秋秋因為長得像她而被楚家收養。等到17歲楚殷被接回來時,楚秋秋已經被所有人當做楚家千金。

  雖然這一切有些夢幻,但重新回到這一年,楚殷知道楚秋秋嘴上說得貼心,目的不過是展示自己即便沒有血緣、卻更有真千金的風度。

  怔忪片刻,讓過去的記憶徹底沉淀下來。楚殷再次抬起頭看向楚母時,眼神已經平靜:“我不去國際班了?!?br/>
  上輩子她就是因為進了國際班,被陸縝強行要求同桌,名聲大噪后一躍成為?;?。不僅受到全校女生的針對,還不得不和陸縝糾纏,短暫的一生再也沒能擺脫他。

  「沒錯!人生可以重來,何必再走老路!帝國學習姬溫馨提示~綁定系統后,完成學習任務,即可獲得修改劇本的權限哦~」

  楚殷一怔,這是她夢里的那道聲音。

  隨聲音出現的,還有那本創造了這個世界的書,在腦海中泛著淡淡微光。書的旁邊,多了一支同款光暈的筆,隨著她意念所動,在紙面上劃來劃去。

  「滴,系統運行內測。當前劇本如下所示,請宿主嘗試修改一個字?!?br/>
  發光的書向兩側攤開,楚殷看清了上邊的內容。

  地點:楚家別墅。人物:楚殷、楚夫人、楚秋秋。

  楚秋秋搶話道:“姐姐,你這個決定是對的~我們國際班圈子確實不是你能融入的?!?br/>
  楚夫人沉吟片刻:“的確,以小殷的情況,普通班可能更適合你一些?!薄?br/>
  接上了……?

  難道這真是他們的劇本?

  楚殷繼續往下看。

  楚秋秋看著楚殷默不作聲的樣子,面露得意:“我們班的人家世顯赫,沒有姐姐想象得那么好接觸哦~像陸家大少爺就在我們班,他平時生人勿近,你突然轉來我們班,會被他轟出去也說不定呢。

  看到這句臺詞,楚殷忍不住窒息了一秒。

  陸家大少爺……陸縝。

  她還記得那個人冷著臉把她堵在教室里的樣子。也記得他年少時被自己拒絕后雙目猩紅的樣子。甚至只要一閉眼,就能想起后來昏暗的房間里,已經位高權重的男人俯在她身上,一遍一遍地撻伐、逼問她喜不喜歡的樣子。

  ……如果當初真的把她轟出去就好了。

  楚殷的沉默卻被楚秋秋誤以為是羞愧,她得意一笑,故意對著楚夫人甜甜問:“對了媽媽~哥哥和秋澤哥在國外拿了獎,后天回來要辦慶祝宴吧?”

  ——越是這種豪門社交場合,越可以讓鄉巴佬姐姐看清她和自己的差距。

  “哥哥肯定又要給我帶禮物,我得多叫幾個朋友過來給哥哥和秋澤哥慶?!?,對了~”楚秋秋像是忽然想起什么,看向楚殷,“姐姐是不是也想參加?”

  楚秋秋的蓮蓮語真的和劇本上展現的分毫不差……楚殷心口微微熱起來,發光的筆尖懸在半空中,似乎很輕易地就能左右這本書里的角色。

  只見下一段是楚秋秋優雅一笑,執起手邊的精致高腳杯,晃了晃里邊深色的紅酒:“宴會禮儀有很多呢~姐姐你還不會喝這個吧,來,我教你——”首發..m..

  楚殷思索半秒,然后嘗試著移動光筆,把“紅酒”的“紅”劃掉。

  改成了“料”。

  楚秋秋:“你要先輕輕晃一晃,欣賞一下它的色澤。然后,這樣……”

  楚殷冷靜地看著楚秋秋陶醉地深吸一口氣,杯口貼唇,喝了一大口。

  然后,“噗嗤!”——

  液體像一朵絢爛的煙花,全噴在了對面楚夫人的臉上。

  有幾秒鐘,整棟房子陷入死寂。

  只有楚殷腦袋里的學習姬發出雞叫一樣的笑聲和「系統綁定成功~」的提示音。

  傭人跌跌撞撞拿著餐巾跑過來,楚夫人驚怒狼狽地站起身:“秋秋,你這是在做什么?!”

  楚秋秋這杯紅酒居然又苦又嗆,她在喝下去的一瞬間就本能地吐了出來。這會兒她哪里還有剛才的優雅做派,慌張道:“媽媽,我不是故意的!我——”

  一片雞飛狗跳之中,忽然有一道清亮動聽的聲音插了進來:“這樣哦?!?br/>
  楚秋秋猛地抬頭去看去。

  只見一直沉默的楚殷忽然笑了。原本長發掩蓋下的精致五官露出來,纖濃的眼睫下一雙桃花眼微眨,漾著旁人不知的生機和微光。

  “原來紅酒是這樣喝的?學到了?!?br/>
  楚秋秋的臉徹底綠了。

  ……

  晚上,喧鬧全部歸于平靜。

  半夜三點,所有人都已入睡,而楚殷——在學習。

  系統成功綁定之后,發布的第一個任務是很基礎的完成全科作業。楚殷從雞飛狗跳的餐廳回到房間、洗完澡換好睡衣就一直學到了現在。

  學習姬的提示音都伴著哈欠:「滴——政治作業完成√任務完成度70%。宿主~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嗎?」

  楚殷揉揉手腕,轉轉脖子,然后接著打開了歷史練習冊。

  ——現在哪是休息的時候。

  知道這個系統真的可以篡改劇情之后,楚殷感到了一絲久違的興奮——書中人必然承受不可抗力的影響,可現在只要完成任務,她自己就可以變成那股不可抗力,主宰人生!

  這一輩子楚殷再也、不想、當陸縝這個偏執狂的白月光。

  明天——哦不,今天,是她人生的轉折點,也就是故事里陸縝對她一見鐘情的那一天。所以她必須要拿到改劇本的權限,改變這一天的劇情,哪怕只是微小的變動也能引起長遠的蝴蝶效應。

  楚殷上輩子不是什么好學生,但她20歲開始被陸縝困在身邊,被迫惡補了很久的知識。后來陪大少爺考gmat,被rc、ds、sc千錘百煉,又被他隨身攜帶去國外呆了一年,旁聽常青藤課程,知識水平早就遠超國內高中。

  數學和英語作業她很快就做完了,她高二學文,文綜的科目需要對著課本邊復習邊做,所以費時一點。

  房間安靜,只有筆尖擦過紙面的刷刷聲。

  直到天邊破曉,房間里一點點被照亮,楚殷落下最后一筆,腦中的系統終于“滴”了一聲。

  「全科作業任務完成√解鎖下頁劇本,獲得改單字權限。(友情提示,隨學習任務難度的增大,修改權限也會提高哦~)」

  書和筆再次從大腦中浮現,劇本被加載出來的時候,楚殷竟然莫名有絲緊張。

  地點:薈文私立中學。人物:楚殷、陸縝、楚秋秋、其他同學。

  ……高二開學第一天,天氣不算好。

  一輛賓利慕尚停在校門口,周圍經過的女生紛紛開始放緩步子,調整發型。幾秒后,從車上下來一個穿白襯衫的少年,人群立刻開始騷動。

  陸縝懶散地背上包,抬眼看了看,天空正飄下小雨,細細密密間讓黑發少年看起來有一絲清冷的憂郁。

  中間大部分都是陸縝的單人戲份,直到某一行——

  忽然,陸縝漠然的視線一頓,看見遠處穿著碎花裙子的女孩,正對著誰笑。

  看到這里,楚殷心口一窒。

  ……這是她。上輩子天真明媚,17歲愛美得很。

  老實說楚殷并不知道所謂的一見鐘情是如何發生的,她甚至不記得上輩子的自己在這一天見過陸縝。難道這樣看了一眼就愛了嗎?

  ……陸縝的視線停頓了好幾秒,然后移開。

  他想:裙子好丑。

  楚殷看完這段:“……”

  學習姬又開始了腦內雞叫:「咯咯咯咯咯——」

  楚殷:“閉嘴?!?br/>
  很好,此時此刻她心中只有幾個大字。

  ——我殺陸縝。

  楚殷冷著小臉,蹭蹭把一個“雨”字劃了,快到學習姬都來不及阻止:「哎呀宿主——落筆無悔,寫了就不能改哦!你選的這個字好像……」看起來只是平平無奇的氣候描寫??!

  楚殷冷笑:她不后悔。

  讓陸縝后悔去吧。

  然后她就在劃掉的字上寫了個“刀”。

  學習姬:「……」您真會玩。

  ……

  清晨,天氣霧蒙蒙的。

  薈文私立中學的門口熙熙攘攘,這是開學的第一天。

  女生們原本打著哈欠,抱怨著短暫的暑假,突然,人群中一陣窸窸窣窣。接著,一輛豪華賓利慕尚在校門口停下——全校都知道,那是誰家的車。

  “快快快,陸縝來了!”“啊啊我縝哥!”

  “我今天要和他一起進學校啊啊啊?!?br/>
  幾秒種后,車門打開,一條長腿邁出來。少年穿著簡單的白襯衫,卻擋不住一身貴氣。陰天里,那張側臉冰冷白皙,眉峰到鼻梁的線條像雕刻一般,下頜角完美精確。他的眼型偏長鋒利,眼尾卻偏偏氤氳出一顆深紅的淚痣,平白在冷感中添了一絲欲.念。

  從他出現,周圍就開始冒粉色泡泡,天上仿佛在掉粉紅花瓣。

  陸縝卻只漫不經心地抬了抬頭——

  天空烏壓,好像要下……雨?

  “咣當”——

  確實有什么東西從天上落了下來。

  陸縝慢慢地低下頭,視線落到自己的鞋旁邊。

  看到那里躺著一把锃亮的小刀。

  “……?”read3;
创利配资